首页 >游戏

中印之间的战略竞争不是零和游戏

2018-09-26 11:29:22 | 来源: 游戏

■张杰

当前,中印两个新兴大国之间可能的战略竞争关系开始受到广泛关注。在中国推出“21世纪海上丝路”战略之后,印度总理莫迪就针对性地提出了“季节计划”战略。从印度国内的声音来看,不少学者和媒体将之解读为针对中国“21世纪海上丝路”的一种竞争性的战略反制。比如,印度学者Akhilesh Pillalamarri题为《季节计划:印度对中国的“海上丝路计划”的回答》的文章指出:“印度将使用其历史、文化和地理优势与中国的‘海上丝路’计划竞争。”目前,中国国内的学者对印度“季节计划”的关注尚少。但也有国内学者对之产生了警惕,认为印度“季节计划”对中国正在全面推进的“一带一路”以及构建亚太自贸区(FTAAP)的“双支柱战略”,可能造成全面的竞争性影响与挑战。

双方战略有本质区别

从印度推进的“季节计划”战略内涵来看,其重点落在“印度主导+双轮驱动”。“印度主导”就是制定了一个以印度文明影响范围为界限的、且由印度主导的“海洋世界”。“双轮驱动”就是贯彻“贸易+安全”的双重战略驱动机制。

事实上,在笔者看来,印度的“季节计划”与中国的“21世纪海上丝路”战略有着两点的本质区别。,中国推进的“21世纪海上丝路”战略并不谋求中国自身对该区域经济与贸易规则和治理权方面的主导权,核心在于利用中国在贸易、投资、资金以及基础设施建设能力方面的优势,打通欧洲、亚洲、非洲三大洲在经济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联系通道,推进中国周边国家乃至全球经济的共同发展。第二,中国的“21世纪海上丝路”战略重于经济和贸易发展的单轮驱动,而不谋求对区域地缘政治以及国家安全格局的主导与控制权。中国对其制定的“21世纪海上丝路”战略之所以有这样的战略定位,并不是一种权宜之计,而是基于以下两方面的深刻认识和信念。一方面,中国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挑战由美国主导的现行全球贸易和安全治理机制;另一方面,中国推进的“21世纪海上丝路”战略,贯彻了中国所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和“不结盟”的外交原则

中印之间的战略竞争不是零和游戏

。而从印度“季节计划”的内涵和实施来看,一方面,印度似乎偏离了自身“不结盟”的立国原则,表现出积极谋求针对第三国的结盟势头;另一方面,与中国所秉持的“不干涉内政”外交原则有所不同,印度似乎更倾向于奉行“干涉内政”的外交原则。近印度对孟加拉总统更替的干预就深刻说明了这一点。

印度眼中的 “挑战”因素

从现实主义角度看,同作为崛起中的大国,中国和印度在当前发展阶段的战略关系中,竞争方面的因素可能更为凸显。

首先,对于印度的经济崛起,能否发展出具有影响力和体量的制造业是其能否全面崛起的关键。印度政府现任领导人和战略家们已经深刻认识到,制造业的发展壮大不仅是印度崛起不可逾越的发展模式,也是印度成为具有影响力大国的发展道路。不可否认的是,目前作为拥有世界中低端制造业规模的中国,与印度所要发展壮大制造业的战略意图之间存在较大的交集和竞争关系。而在全球制造业发展空间相对有限以及“零和竞争”思维的催动下,印度的战略家们可能会将中国制造业的优势视作印度的经济竞争因素;而将赶超中国制造业的竞争优势,乃至协助配合美日等遏制中国制造业的竞争优势和升级空间,或将成为印度目前主要的战略选择。

其次,在印度战略家们那里,中国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被视作针对印度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利益的成分可能更大。对中国利用“21世纪海上丝路”战略来促进印度洋相关国家的经济共同平等发展的战略意图有所差异的是,印度的学者和战略家们可能更倾向于认为印度周边国家以及印度洋相关国家是印度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势力范围,在这种地区控制权思维的主导下,任何干预印度势力范围之内相关国家事务的行为,哪怕是经济方面的贸易与投资活动,均有可能被视为是挑战印度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利益。

,不容忽略的一个问题是,在印度学者和战略家们的视野内,经济与安全之间的互动关系是制定相关战略的核心与立足点。也就是说,印度的发展战略中,是将国外对本国的投资和贸易等方面的经济活动与印度自身国家安全需求紧密联系在一起,甚至是与印度期望拥有控制权区域的相关国家安全利益与区域地缘政治主导权联系在一起。基于这样的战略思考,与印度有着领土纠纷的中国自然就很难获得印度在国家安全方面的认可,从而很大程度上会对中国对印度的贸易与投资活动产生负面性影响。近,媒体对日本有望获得印度首条高铁订单的报道,一定程度上可能就反映出印度所秉持的“经济与安全互动关系”战略思维的复杂性结果。

战略信任赤字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中方的构想是与印方更加紧密地发展“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中方的战略思维中,中印两国在国际体系变革、世界经济治理、能源资源、气候变化等重要领域均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交集,双方有着相当深度的合作潜力,如习近平主席所说,“中印用一个声音说话,全世界都会倾听;中印携手合作,全世界都会关注。”

然而,从务实主义的角度来看,中印之间合作因素方面的正面影响,可能很难抵消竞争因素方面的负面效应,即便中国带着的诚意解决了中印之间的领土纠纷,也可能很难消除印度方面对中国总体的竞争性战略思维与判断。在不少印度战略家们的眼内,当前美国主导的全球贸易治理体系以及全球地缘政治格局,对印度而言,其未必是一种挑战或者是压制,相反,更有可能意味着重要的发展机遇期。这种情形下,中印之间的战略利益交集,可能就小于印美日之间的战略利益交集,印度选择与美日提升经济合作关系甚至结盟的概率就会加大,甚至印度国内有众多声音认为印度应该积极参与到美国主导的带有针对和遏制中国意图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印度当前针对来自中美日投资和贸易的不同态度,以及针对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战略的含糊、警惕乃至反制态度,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印度国内这种战略性思维的广泛影响。

印度的战略家们可能过于乐观的是,美国在亚太地区力推的TPP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体系,对印度制造业崛起的全面冲击,并不小于对中国的冲击。一方面,TPP会对印度正在实施的制造业振兴计划以及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造成极大的替代效应和制约效应。印度制造业产品对美日市场的出口,会遭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越南等国制造业产品的强力竞争与替代,因为这些国家也试图采取同样的出口导向发展战略和制造业振兴计划,从而对印度的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产品形成直接的竞争和替代关系。另一方面,东盟各国在发展制造业方面已经和中国形成了一定程度的产品价值链有序分工的贸易与投资体系,而且,中国已经接近形成世界且五倍于印度的国内市场需求,成为了全球和地区经济增长的动力引擎。在全球一体化趋势呈现逐步退化,而本土市场需求越来越成为决定国家发展机会和命运的既定事实下,中国实质上已经成为区域经济的主导者和稳定区域地缘政治格局的维护者。在各国普遍奉行经济利益至上和大搞大国外交平衡战术的现实条件下,印度应对TPP冲击以及构建自己完全主导的区域贸易和安全体系的构想,必然面临更大的挑战。不可忽略的事实是,不仅是南海需要确保国际贸易和航运的自由权,印度洋也是同样的逻辑。

当前中印双方的问题就是战略信任赤字问题。更令人担心的是,二者是否会陷入到一种两个新兴崛起大国之间的新型“修昔底德陷阱”。印度出台的“季节计划”和中国力推的“一带一路”战略,二者本质上存在相当程度的利益重叠部分,也存在相当程度的利益冲突部分。但是,如果只看到二者的利益冲突部分,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对中印双方战略竞争方面的问题听之任之,甚至恶意强调与扩大双方的战略竞争方面问题,那么,中印的崛起都将面临极为严峻的挑战。在各国发展机遇期均面临残酷竞争以及可能被替代的“丛林原则”下,印度的发展机遇期更需要来自同为发展中大国和金砖国家的中国的全面战略支持。中印之间的战略竞争本质上并不是一场“零和游戏”,事实上,中印双方在贸易投资、地缘政治、军事安全方面全面构建互利共赢的战略关系,对维护亚洲和全球的和平发展这个大局都是至关重要的。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电动塑料洛氏硬度计厂家
大平工作台厂
微机控制电液伺服万能试验机厂家

猜你喜欢